我為什么逃離無人車公司

我是一名無人駕駛算法工程師,上月剛從這家自動駕駛公司離開,可以說是“逃離”。

在這家公司的工作時間里,我目睹了太多人性的惡,也看到了自動駕駛變成圈錢牟利的工具,而且還有很多工程師沒有看透這套把戲,無意間正在助紂為虐。

所以我想告訴那些還被困其中的工程師,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騙局。

并且一旦這個騙局越撐越大,將會造成整個行業的危機。

“為國造車”

我先在美國留學,畢業后在美國找到工程師工作,雖然穩定,但一直希望有合適的機會就回國發展。

于是遇見了A。

他之前在某巨頭公司,借著這家公司有了自動駕駛方面的名氣,為人看起來頗為親和,即便外界口碑不一,但他告訴我:自動駕駛,將是工程師報效國家的最好機遇,而他就是那個為國造車的人。

這在后來想起來覺得很扯,但我在當時相信了他。

他說自動駕駛正在變成了國家發展和競爭的集中表現,但現在美國欺人太甚,他一把可以退休的年紀,也早已財務自由,但看不慣美國如此欺負中國,不想圖錢,就是希望能在這個歷史機遇里為國家做點貢獻。

聽起來很有抱負對不對?

其實我當時不是不知道A的履歷。他之前就有在國外留學,然后先在國外工作,順利拿到了美國綠卡,至今仍是美國身份。

但A圓得很好。他說自己入美國籍是歷史原因,并且在早幾年早就有了中國綠卡,是最早一批有此殊榮的技術專家,《人民日報》還有專門文章完整名單——雖然后來誰也沒找到。

而且他確實在某公司的高管履歷人盡皆知,按照那家企業的薪資水平,確實能夠財務自由。

所以不像信口開河。

于是他告訴我:“他這個年紀的人如果還為賺錢做事,這是loser,這是恥辱。”

我相信了他。

他還不斷暗示,自己父輩關系不簡單,投身無人車也是國家意志,他有通天關系,得到授意,希望他能用市場化的方式,為中國締造自動駕駛。

工程師單純,又在國外待久了,所以更加確信,這真的是一個有抱負的領導,值得追隨。

于是我辭掉硅谷的工作,回國加入了這家公司。

但漸漸我就發現,這只是騙局的開始。

“落地地方”

入職后進了團隊,發現大家都很相信A講的愛國故事。

而且這套故事也不光面向我們,還有迫切想“落地”自動駕駛的地方省市。

但地方都不傻,不會聽了為國造車那一套就給錢給資源。

所以我們這些工程師,就成了敲開地方的最好工具。

雖然無人駕駛技術和實現不容易,但簡單先搞出原型車不算太難,而且對于原型車的要求也不高,只要在封閉路段的固定路線能夠跑起來,可以提供“脫離方向盤”的試乘,就能贏得地方領導的贊嘆。

但即便如此,要真正讓車跑起來還是不容易,而且跟之前科技互聯網不一樣,無人駕駛沒有真正的“全棧”工程師,反正A這個團隊里是沒有的,想要真正從無到有自己搞出來,就需要更長的時間。

所以A也不斷從一些公司挖人,而且有些崗位的人到位之后,效果確實立竿見影,但很快我們也發現,有些代碼并不來自從頭開發,而且放出的電子圖,抖動幅度都與某公司驚人相似。

后來我們知道,挖來的工程師,不僅在薪資待遇方面畫了餅,還有百萬美元量級的簽字費。

這些工程師值得如此嗎?原因可能不簡單。

更可怕的是,起初車根本剎不住,我們共計有9臺車,但其中只有2臺能跑,只能在完全沒人的路上跑,車點頭的現象非常嚴重,根本控制不住。

于是很多領導和訪問者來試乘坐車,雖然都是手離方向盤,但都得依靠安全員偷踩剎車,否者根本停不住,也只能在固定路線上開。

不過這一套對地方還是很有用,因為技術上的問題,他們沒有能力判斷真假。

所以憑借A的為國造車+技術演示,我們還是瞞天過海,取得了某省市支持,號稱落地地方。

A跟我們說,該地白給3億元,股份都不要。

但后來我們發現這筆錢非常可疑,因為公司后來的情況,并不像真拿到了這筆錢,甚至后來為了融資發融資新聞,也沒有把這樣的亮點放在其中。

后來就發現了,地方也不傻,起初說有錢有資源,但馬上拿到真金白銀哪有那么簡單,地方有的是資源,給資源會更簡單。

于是資源是有,比如辦公、土地和政策性鼓勵支持,但資金,沒有。

不過這難不倒A,愛國故事搞定工程師,原型車試乘誆住地方,那二者加一起,是可以做做PPT、找找關系,然后從資本市場取得支持的。

“金融創新”

但資本市場可比員工和地方難搞得多。

而且懂技術的投資人一看一坐一了解,就大概能知道幾斤幾兩,加之A之前口碑不一,也沒有有名有姓的投資機構愿意給錢。

這時候就要介紹B出場了,B是公司的聯合創始人,也不懂技術,是A的老鄉和同學。

B之前在財務相關領域,起初動不動就說“沈南鵬朱嘯虎都是他小弟”,“一個電話就能拿個十億二十億”,但后來公司披露了一次融資,什么有名有姓的VC都沒有。

更后來我們也聽到,種子輪的錢來自A和B的老鄉土豪,但也不能算融資,因為約定的是借債,發展得好可以轉股份,發展不好就要本息還錢。

這還要感謝落地了地方,讓這些土豪覺得再差也有地方兜底,但他們可能也不知道,地方也越來越對公司冷淡了。

我們工程師也開始發現不對勁,因為多次談到的加薪,一次沒有兌現,工資也開始不能定期發,如果問一下還會遭遇黑臉,以開除威脅。

我們也聽說了A和B的更多往事。

之前A在上一家公司鬧翻,核心原因是拿著前沿科技的名義搞P2P,類似現在,圈工程師、圈地方,然后融資圈錢,但路子非常野,都是給出高回報率的債轉股式融資,還找了很多民間私募平臺。

上家公司的其他人后來發現不對勁,覺得這不是“金融創新”,而是P2P,這會害了公司,于是矛盾重重之下,就這樣鬧翻了。

現在,依然這套玩法。

但奇怪的是還是有人信,所以公司還是搞了上億元,可以在起初挖工程師、買車,然后落地地方,并忽悠更多人來坐車,一起把餅畫大。

后來來坐車的主要有兩類。

一類是其他地方的人,跟之前一樣,他們也不知情,但希望能到那里去落地,不過給錢就比較謹慎,所以也沒有太多進展。

而對于工程師來說,也難辨真假,A今天說這是某某的地方大員,某某又是哪里哪里的政要,顯得非常高大上。

另一類是車企的人,但A更喜歡的是國有車企的人。

如果是外資車企和造車新勢力,通常都會比較謹慎,也更懂技術。

但國有車企不同,本身他們就更容易接受“為國造車”的理念,另外他們對于技術更迫切,有危機感,內部也沒有人能做無人駕駛相關的技術,所以就走得很近。

后來A就總跟我們說X汽已經在走決策,今天簽字、明天簽字……總之馬上就會有數億的資金到賬。

但直到我離職,也沒覺得真的有資金進來。

不過也得佩服A,一開始就原型車買的是最容易改裝的林肯MKZ,但不久就買來國有車企的車,對員工、對外界,似乎都是一個信號。

不過后來那家車企明確宣布投資了另一家自動駕駛公司,所以我們員工開始覺得這件事更多是“單相思”。

這個過程中, 因為漲薪承諾不兌現、工資發放不定時,所以工程師開始軍心浮動。

A這時候就開始講“孫正義”,說孫正義的千億美元愿景基金,要在中國找一家自動駕駛公司,而且哪天哪天就要來親自試乘。

于是我們就重抱希望,天天等著,畢竟之前來的XX領導、XX車企高管不認識,孫正義總歸還是知道長什么樣的。

但說了很久后,孫正義也沒有來。后來我們問A,A說愿景基金的人已經在XX時候來過了,沒有驚動太多人,對公司評價很好,馬上就會有巨額投資到賬。

那時候正好軟銀愿景基金投了Cruise,又近10億美元投資Nuro,讓我們也士氣大振。

但后來逐漸就知道,這依然是一次無中生有的畫餅。

現在A屢屢跟我們吹噓公司種子輪就X億美元估值,下一輪就20億美元,一定能一舉成為估值最高的無人車公司。

然而究竟錢來自何方,大家都不知道。

入職之前,有過很多的承諾,比如漲薪時間等等,但后來一再空口無信,永遠都是融資馬上到,下月就簽字,到賬就給大家一次漲工資。

“給你安排女朋友”

工資經常不能按時發放,隨時找茬扣工資。

A當老板也有一套,跟HR黑白臉。

HR總是找到原因扣工資、不按時發工資,不按承諾漲工資。

我們就去找A,他就裝不知道,實在賴不過去,就說他不管具體業務,他不知情,也不能越級管理,要尊重人事同事的工作和決定。

管理上也很詭異,有一次晚上,通知大家必須馬上到,有個同事說家里小孩生病能不能安頓好再來,就是不行,必須馬上到。

到了之后發現也沒事,但就是要召之即來,最近都在討論996,但我們遠不止996.

如果這些要求做不好,就找名義扣工資,正常管理的公司都不會這樣吧?

A也深諳我們這些工程師的心理,恩威并用。他知道好多工程師生活簡單、情商不高,找女朋友比較難,就借著吃飯的時候洗腦,說跟著他好好干,會給安排女朋友。

說實話,公司里也有女生,有些年輕,有些有家有室,他那些話以后傳出去,這些女員工怎么在外面做人?

越往后我們就越疑心,決定欠的工資、承諾都不要了,但每次要走,A就先開導,說年輕人要有長遠眼光,我們這是為國造車,完成國家使命,他昨天還在跟一號首長的人見面云云。

實在勸不住,就直接翻臉,那競業協議威脅。

當初簽的入職合同和文件,其實我們也本著相信他沒細看,但離職才發現,很多東西兌現不了,坑很多,涉及的期權股份,也完全A說了算。

我不知道他這樣財務自由的人,為什么要騙我們寫代碼的辛苦錢?

騙局漏洞

現在我已經堅決離職,回想這一切,才覺得其實漏洞百出。

A一個手持美國護照的人,憑什么要為中國締造無人駕駛?為國造車,到底又是為哪個國?

而且他搞了開曼結構的公司,100%自己控股,又怎么為國造車?

而且后來孫正義的餅也很可疑,既然從一開始就為國造車,為啥要拿一個日本人的美元。

只是想明白這些都太晚,我們起初有五六十號工程師,都被層層圈住,辛辛苦苦寫代碼,最后一場空。

但即便如此,我還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師弟覺得可能有戲,執迷不悟,這也是我想曝光這個事情的原因。

現在,因為有些無人車公司內訌崩盤。

A還看到機會,大舉去挖,并且希望他們帶著代碼加入,所以公司看起來跑得更快了,但真實能力幾何,懂行的人都非常清楚。

挖這些人也很有一套,最高的聽說有100萬美元簽字費,但會以借款協議的形式給,告訴工程師這樣可以避稅之類的。

無人車這個行業,大家都知道未來不可限量,但A這樣的玩法,4個碗3個蓋,早晚撐不下去,最后誰接盤誰兜底誰倒霉。

但A真正玩不下去那一天,對這些工程師、對整個行業,都將是不小的打擊,那些勤勤懇懇的工程師、踏實做事的企業,都會被殃及池魚。

反正我已經心灰意冷,我已經逃出來了,但我也不再想繼續搞無人駕駛了。

我怕再遇見A一樣的人,我怕成為層層忽悠的騙局里的一份子,我不希望無人駕駛就這樣被玩壞。

我選擇逃離。


文章關鍵詞:
(責任編輯:)
河南新快赢481技巧